梨花司

3

弗雷德和乔治消停了一段时间。

莫丽感觉到欣慰的时候又有些不可置信和担忧,这么调皮的两个孩子突然老实了,会不会是因为有什么让人担心的事情发生?

而且两个小孩子一天到晚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,除了吃饭别的时间都不出来。

莫丽一边喂金妮吃饭,一边略带担忧的看着重新回房的双胞胎。最后瞪向亚瑟:“他们到底怎么了,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!”

亚瑟讪讪地:“别这样,亲爱的莫丽,他们只是想老实一会。”

“我很清楚——以他们的性格绝不会老实——所以还是你老实交代比较好。”莫丽眼神越发犀利。

亚瑟.惧内.儿控.韦斯莱内心陷入挣扎。

最后还是异常强硬地摇头:“放心吧,没什么事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带着每个母亲都有的那么一点控制欲的莫丽并没有被说服:“听着亚瑟,你对他们太宠溺了,我甚至怀疑我们谁是严父谁是慈母!”

亚瑟皱眉:“我并不觉得对他们宽松一点有什么不好,莫丽,我只是想给他们一个快乐的童年。想想我们小时候吧……神秘人当道,韦斯莱家所有继承者的候选人都是从小就被约束惯了的。”

莫丽缓和了神色,她是平民巫师,对贵族并不很了解。但是在她和亚瑟私奔的时候,她对贵族世界已经略有接触了——如果不是因为亚瑟身为贵族,他们怎么还用私奔?

亚瑟见状,立刻再接再励:“莫丽,想想我,你是不是该对孩子们稍微好点?”

莫丽垂下肩膀,难得疲惫又伤心:“我太严厉了?但我爱他们,你知道的。”

亚瑟放下叉子,走过去亲吻了妻子的额头:“相信我,孩子们都知道这一点。”

不然以双胞胎的脾气——嘿,那可真是有的瞧了!亚瑟忍不住微笑。

惹得韦斯莱家女主人伤心疲惫的双胞胎又在干什么呢?

还记得比尔送的那本《恶作剧全解》吗?

对于其他人——尤其是珀西——来说,双胞胎开始懂得学习了,这可真是个灾难。

弗雷德和乔治趴在床上,如饥似渴地从那本书中汲取知识。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快一个星期了,今天他们终于读完了这本书。

弗雷德心满意足地合上书,看着自家兄弟:“乔治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这本书真是太棒了!”乔治毫不吝啬地夸赞。

“我也这么觉得,它可真是太懂了。”弗雷德擦了擦书的封皮,眼中闪着亮光。

乔治顶了顶弗雷德的肩膀,眨眨眼:“我们是不是——”

“该实践一下?”弗雷德顺着接了下去。

双胞胎对视一眼,击掌大笑。

其实他们自从懂事之后,就再也无法进行心理交流了。两人并不记得刚出生时的事情,所以有时候还会接错话,只不过经过长时间的练习后,他们发现接错话的时候越来越少了。

于是,双胞胎恢复以前的……活泼,这也意味着珀西又要开始对这两只怒目而视高声大吼了。

同样辛苦的还有愈发心力憔悴的莫丽。

她一边收拾被折腾的一塌糊涂的厨房,一边恨恨地想,她之前是怎么觉得对不起这两只的?!他们分明就该被好好管教!

最后厨房门口被贴上了字条:弗雷德和乔治禁止入内——虽然这张字条的作用还不比锁门咒大。

弗雷德表示,也许他们该提前学习阿拉霍洞开。

乔治和他从储物间里翻出了一个小型坩埚,躲在房间里试图酿造出《恶作剧全解》里说的那种酸蚀糖,说真的,他们还是第一次做这个。

“嘿,弗雷德,火,小点小点……要搅拌了是吗?”乔治满心憧憬地望着锅里。

没办法,即使是双胞胎也有不同擅长的东西。

乔治对于理论知识理解的更为透彻,可惜动手时做出的成品总是比弗雷德差点,于是他只好负责辅助弗雷德熬制试剂了。

弗雷德小心翼翼地搅着坩埚,手上十分迅速的把最后一份魔药材料放进去,这些都是他们通过日常收集好不容易找到的,不能浪费。

最后,坩埚里的溶液渐渐减少,直至被蒸发结晶。

双胞胎互相对视一眼,欣喜若狂:“大功告成!”

两人刚把结晶体放进准备好的糖里,就听见罗恩在门外敲着:“弗雷德,乔治,妈妈喊你们下楼吃饭!”

弗雷德一把拉开门,笑得一脸灿烂:“不急,我的小弟弟……你愿意吃块糖吗?”

罗恩惊讶地瞪大眼,受宠若惊:“真的可以?”

“当然。”弗雷德迫不及待地把糖拆开递过去。

乔治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见罗恩尖厉的哭声响起来了。

莫丽立刻赶上来,看见眼前场景,顿时明白过来。匆匆施了好几个治疗术,才勉强把血止住,可是罗恩舌头却被腐蚀出了个洞。

莫丽一边抱起罗恩,一边失望透顶地看着两个孩子:“你们居然对自己弟弟做出这样的事……弗雷德,乔治,等我回来我们再好好谈谈。”

等莫丽移形换影之后,珀西幸灾乐祸地冲他们做鬼脸:“你们要倒霉了~”

乔治有些茫然地看着弗雷德,拉着他回房间了。

“好吧……伙计,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?”乔治拍拍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的脸颊:“你还好吗?”

弗雷德从罗恩大哭开始就后悔了,他太高兴以至于过于急切的想知道效果……可是这威力似乎太大了点。他本意并不是这样……或者说他根本没料到后果这么严重。

弗雷德沉默地看着乔治,他很难受,可自尊心却让他无法开口承认错误。

乔治非常清楚自家半身的心思,于是捧起他的脸,非常果断地亲了一口。

“你还好吗,弗雷德?”然后他又问了一遍。

弗雷德稍稍软化了神色,有些忧心的摇头:“不太好,亲爱的乔治。”

“会没事的,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——起码不是知道后果还这样,对吗?”乔治改为怀抱着自家兄弟,安慰说。

弗雷德瘪瘪嘴,终于缓过神。莫丽最后的眼神让他非常难受,而且……

“……对不起。”他小声地对乔治道歉。

乔治紧紧地拥抱他,尽量轻快地说:“说什么呢,我们可是一起的。”

弗雷德摇摇头,没再说话了。

他们都清楚,这是弗雷德做的,却连累了乔治跟着背锅,不过乔治不在乎。

“现在,我们该想想怎么回复莫丽妈妈了。”乔治拍拍半身的背,转移了话题。

莫丽从圣戈芒医院回来以后,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愠怒和疲惫。

“弗雷德和乔治呢?”她脱下巫师袍,转头看向正在沙发上坐着的珀西。

珀西这个时候已经淡了幸灾乐祸的念头,转而有些担心双胞胎的下场,于是非常小声地指向楼上:“他们的房间里,妈妈,罗恩还好吗?”

“嗯,只是受到了惊吓。”莫丽往楼上走去:“晚饭恐怕要再等会儿了。”

“没关系,妈妈。”珀西惴惴不安的盯着莫丽的背影。爸爸为什么还不回来?

弗雷德坐在他和乔治的床边,陋居隔音效果不太好,他们已经听见了莫丽刚刚说的话,正静待处罚。

莫丽轻轻将门推开,这对于早已学会锁门咒的兄弟俩来说可谓相当难得。

“看来你们已经做好了准备?”莫丽站在门边,面色平静。

“是的,妈妈。”双胞胎异口同声:“我们感到很抱歉。”

乔治先从床上起来:“妈妈,我们并不是故意的,起码这次是真的意外。”

“嗯。”莫丽揉揉眉心:“但我以为,重点不在于你们是否是故意的。”

“呃,好吧。”乔治卡壳了。

弗雷德悄悄深呼吸,结果话头:“妈妈,罗恩怎么样了?”

“已经治愈了,但是他很害怕。”莫丽看着两人:“平时的恶作剧我只以为是你们爱玩,可是,乔治,弗雷德,你们今天让我很难过。你们是罗恩的哥哥啊。”

乔治和弗雷德沉默不语。

“虽然我觉得以你们聪明的脑袋已经明白做事前要考虑后果这个问题,但我还是要强调——你们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。”莫丽叹气:“你们现在知道自己心中的恶作剧实质会给人带来什么样的伤害了吗?”

“知道了。”乔治小声答道。

弗雷德跟着接:“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,妈妈。”

“好吧。”莫丽终于稍微轻松一些:“知道这个星期要做什么了?”

“清除花园里的地精,还有帮珀西看管罗恩和金妮,每天一个小时的禁闭,不招惹楼上食尸鬼先生。”乔治非常熟练的报出平时惩罚项目。

“很好,记得加一条,取得罗恩的原谅。”莫丽点点头,露出进门后第一个微笑:“现在,我们中断的晚饭可以继续了。”

等加班的韦斯莱先生到家后,一切已经平定下来了。

评论